2200个“约炮者”自述,借口或理由

2016-07-1912:00:00 发表评论 872 views
摘要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168 篇文章每一个城市成年男女都应该看看今天这些故事。它们的主题是“约炮”,英文叫 Casual Sex,刊登在美国一个网站上。但它们更像是城市生活的剖析:每天都面临缺乏和泛滥,冲动或懊悔。

警告:千万不要关注微信fulinan666,她每天都会发布很多不健康的内容,浪费纸巾,容易虚脱!

关注微信订阅号fulinan666,总有你想要的~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168 篇文章

免费获取更多“冷知识”请关注微信订阅号fulinan666,并发送:冷知识

每一个城市成年男女都应该看看今天这些故事。它们的主题是“约炮”,英文叫 Casual Sex,刊登在美国一个网站上。但它们更像是城市生活的剖析:每天都面临缺乏和泛滥,冲动或懊悔。

2014 年,纽约大学一个心理学副教授创办了这个网站,全世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登录,填一份问卷,讲自己的经历,感受。

这个网站收集到的 2200 多个故事,都来自真人讲述。很多细节,摘译时不得不大量删除。《纽约客》说,它是“当代全球关于大众性心理和行为最大的信息库”。从少年到退休老人,从研究生学历以上的高知人群到高中没毕业的人。你能看到坦白,也能看到借口。你可以说它是可谅解的,也可以说它是不道德的。

人们为什么“约炮”:我们享受吗?对我们有益吗?会伤害我们吗?现代人的性关系——这个无法避开的话题——无法仅仅用“混乱”或“人性解放”就可以解释。

人们对“约炮”的态度含混不清。1957 年,作家诺拉·约翰逊说:“随便跟人睡觉是有风险的,包括情绪上,身体上,还有道德上的。”从那以后,对“约炮”的批评越来越多。但另一方面有人把它看做进步标志。2012 年,《大西洋月刊》刊登了一篇传播广泛的文章《Boys on the Side》。作者 Hanna 劝女性避开严肃的追求者,以便把注意力集中在她们自身的需求和职业上。她说,“那些严肃的追求就像 19 世纪的意外怀孕一样危险——它们会阻碍未来。”

“约炮”这个话题,不应该只有窃窃私语和胡言乱语,而应该有一些认真的、坦诚地讨论,一些直接面对内心的故事。我请同事选择了其中 20 个故事。这些故事如果非说有什么共同之处,那就是,没有一个可以被简单地评判,跟生活里其他事情一样。

20 个“约炮者”的自述

作者:Casual Sex Project 的调查对象们

Sally Hands,女,单身,24 岁的撰稿人

有过 35 个约炮对象

走的时候我从他包里拿了 20 美元

禁欲了几个月后,在曼哈顿的一家酒吧,一个长得像运动型的马克·扎克伯格的男人走过来搭讪。我心想,有戏。

我们从酒吧出来上了他的车,不过过程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愉快,因为太无聊,我顺手从他钱包了摸了 20 美元揣进了自己的胸罩里。“再也不会见到这个人了”,我心想。谁知道第二天早上他又发来了短信约我。我开玩笑说“你应该付我钱”,他说,“不是已经付过了吗?”我们俩都得意地笑了。

现在我们在 LinkedIn 上是好友,关系那一栏写着“商务合作”。我觉得我俩说不定可以成为真的朋友,再次相遇,肯定都会相视一笑,再来一次。

我不喜欢人们给约炮冠上一个污名。去探索其他的身体就和尝试新的事物一样,是很好的体验。当然我也试着禁欲,毕竟不想让约炮变成必需品。

Sam,男,单身,42 岁的工程师

有过 8 个约炮对象

我们没办法做夫妻,但我们能做炮友

一个很寻常的晚上,安顿好孩子后,我和前妻成了“炮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是个非常羞涩、保守、古板的人,抗拒几乎一切新鲜事物,但那个晚上她的大胆让我震惊,我也为她的改变和突破而开心。第二天早上我回到自己家里,她调皮地发来短信说:“我们没办法做夫妻,但我们能做炮友,是吗?”

KathL,女,恋爱中,28 岁,从事科技行业

有过 14 个约炮对象

如果我过于随便,我就会被予取予求

跟我的同事成为炮友,最初是因为被他发现了我和一个已婚男人的地下情。他打电话邀请我去他房间——我很讨厌这种被勒索的感觉。但几次之后我们的关系逐渐缓和,甚至渐入佳境。

最初他的温存体贴让我一度觉得被爱和被尊重。但是渐渐地他的温存和尊重都消失了。有一次我们约完,当我半夜醒来,我发现他人竟然没了。他的不告而别让我觉得自己像垃圾一样用过被丢在一边,很快我断了跟他的联系。这件事让我明白,不应该再让男人产生那种“这个女人很容易能泡到手”的感觉,因为如果我过于随便,我就会被予取予求。他让我第一次在 24 小时内和两个不同的男人约炮,我以后也不会再这样了。

Well Hey,女,单身,23 岁的学生

有过 20+ 个约炮对象

一起看电影的时候,他吻了我

和前任分手后,我并不是很期待有一段稳定的恋爱。突然很想念我和前任共同的这个朋友,所以开始给他发信息。一起看电影的时候,他吻了我。然后一切就那样发生了。这段关系维持了将近一年。

在青少年时期,我有过一段很长很糟糕的感情经历,我饱受虐待,所以特别自卑。到现在,我对稳定的感情还不太有信心。通过约炮,我可以从不同的方面了解自己,掌控自己,不需要承诺什么。其实很多人都经历过,但是很少人会说起来,因为大部分人都以之为耻。

LongJohn Sascha,男,单身,25 岁,职业保密

有过 28 个约炮对象

被赶出门、被中断联系、被当复仇工具,

但我最终体会到了短暂的爱情

青少年时期我就曾经发誓:要跟尽量多的女人发生关系,这“神圣”的誓言一直被我铭记于心。但是饥渴如我,也有做不到的事情。比如我在 1 月的时候曾经在交友网站上约了一个 46 岁的女人 Elke,结果最后因为没有满足她的欲求被她从家里赶出来了。

至今为止我有过 28 个约炮对象,其中有一次我花了几周的时间追公司的 19 岁实习生 Heike,被拒绝 N 次之后,在她实习结束的送别会上,她终于答应我一起去看艺术展。我喜欢年轻女孩,喜欢她们带给我的被爱感和自信感,我也希望能从中找到真爱。但这次 Heike 却觉得我拿她泄欲,再也没联系过我。我很失望,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激怒了她。

后来我开始和成熟点的女性约,44 岁的 K 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邀请我去她家,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我们相互了解,在屋旁的森林里牵手散步,聊天,拥抱,像两个傻傻的高中生一样接吻。离开的时候她吻别了我,我在那一刻真的觉得这个两个孩子的妈妈就是我的女朋友,而我拥有了一次短暂的爱情。我心里有点空落落的,甚至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开始渴望安定,但无论如何,这是这次美妙经历中唯一的遗憾。

Lise,女,处在复杂的恋爱关系中,26 岁的模特/演员

有过 47 个约炮对象

我只是单纯地喜欢性,但爱……我总是想要更多

我十九岁那年认识她,那时候她四十出头,幽默智慧。她的制片人丈夫出差时我们挤在她家的沙发上一起看电影,因为刚认识不久,断断续续聊了很久,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她温柔地问:“我能吻你吗?如果你不喜欢就告诉我。”我点点头,微抬下巴,和她接吻。那是我们的第一晚。她是双性恋,但更喜欢女孩,他的丈夫对此也保持很开放的心态。在那之后的六年间,我们一直是彼此的性伴侣和好朋友。她很聪明,富有,在工作上也给了我很多帮助。

我觉得约炮和爱是两个不同的话题。性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东西,我只是单纯地喜欢性。但爱……我总是想要更多。我的其他约炮经历往往没有带来亲密的感情——一夜之后,什么都没留下。约炮满足了生理需求,但它绝大多数时候是不带感情的。

但怎么说呢,爱情可能还是更重要的。我不认为女人(或是男人)能一边滥交,一边保持一份稳定的恋爱关系。

Alice Ayres,女,单身,29 岁的前台接待员

有过 24 个约炮对象

我们都渴望一个怀抱,不愿独自入睡

我和朋友们一起喝酒时遇到了帅哥 Josh。他是个心理学家,最近刚离婚,有几个孩子。他喝得酩酊大醉,拉着我去了街对面一个破旧的汽车旅馆——我们都渴望一个怀抱,不愿独自入睡。

我们之间只有身体上的愉悦,没有任何情感,因为我的感情都毁在了几次很烂的恋爱中,而现在的无情和对性的上瘾就像后遗症一样吞噬着我。Josh 非常急切地想要取悦我,大概是因为他刚刚结束了一段 10 年的婚姻。

第二天起来我身上到处都是淤青,还收到一个噩耗:Josh 有性病。在医院等检查结果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非常不健康的程度。安全、健康、两厢情愿的性关系没问题,但我总是在脆弱的时候通过约炮来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追求愉悦是人的本能,但人们很容易失去理智和平衡。我希望人们对约炮的偏见可以改变,同时也希望我们可以有更多客观、严肃的讨论,而不再只是一味地谴责。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更健康的观念。

Sam,男,单身,17 岁的学生

有过 4 个约炮对象

我们不再是朋友,但我们也不是恋人

她是我的好朋友。那天,我去她家玩。她父母不在家,不久后两个同行的朋友也离开了,只剩下我和她。我们喝了一点酒,当话题转向大家说我们像一对儿的玩笑时,她突然很认真地说:“我想,我们在床上应该很默契。”我愣住了,勉强地应了几句。于是,她站起身来,慢慢脱掉衣服,我也不由自主地跟着脱,直到我们都一丝不挂地站在对方面前。从那次起,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了,但我们也不是恋人。


POIUYT,女,单身,25 岁的英文教师

有过 4 个约炮对象

有时仅仅是有人深夜陪在枕边,就满足了

我认识这个中国男人半年多了,但很少跟他说话,前不久跟男友分手之后,他开始给我发短信。其实我们的约炮并没有给我带来很多身体上的快感,但我很高兴有一个人能在我身边陪伴我,我甚至把他当做自己的爱人一样对待。虽然之前的几个炮友最后都成了我的男朋友,但这次我对我们的未来不抱期待任何期待,因为我马上就要回国,再次习惯一个人的生活,有点心痛又有点无奈。但没关系,有时候,仅仅是有人深夜陪伴在你枕边,就已经让人满足。

和那些纯肉体关系的性不同,我的性总是建立在一点感情和吸引之上,当一切结束后我会很难过,害怕,因为跟一个朋友发生关系之后你觉得彼此好像靠的跟进了,你们聊天,相互了解,以为彼此是同类,有很多东西可以分享,但有时候你又觉得必须停止,不能这样下去,害怕因此失去这个朋友。


Just Judy,女,已婚,30 岁的律师

有过 12 个约炮对象

我的故事总在出差时发生

我的艳遇大都在出差中,在工作就会上认识了Ken,两天后我们决定做长期炮友,计划在下一次出差到同一个城市的时候再约。还有出差的时候主动送我回酒店的老板 Vic,我们可能会进一步发展。总之友情和超越友情的事情自然发生,都让我十分满意。

我最享受的并不是做爱,而是那种彼此吸引并最终发生点什么的过程,所以促成约炮的,除了我找乐子的态度,还有我内心的孤独。在这过去的几个月里,我真的接受了这种随性的性爱在我生活中扮演的积极角色,我肯定,如果我一直小心谨慎行事,这会填补我婚姻缺失的部分,为我的生活带来新的色彩。

Malaysia,女,单身,19 岁的学生

有过 15 个约炮对象

重聚

他是我的学长,我们曾经暧昧过半年,以他的毕业为终点。校友日那天他回学校,我们又“旧情复燃”了。我们疯狂地做,聊天,我抱怨他曾经待我就像对待狗屎一样,他向我道歉,称赞我的变化让他很吃惊。这次重聚解决了我们之前遗留下的一些问题,关系得到缓和,我很开心,所以我有了更多的期待,希望我们能有进一步发展。

如今 hook up 文化很常见,但很少有人的目的是(通过勾搭)开始一段真正的关系。只要两厢情愿,约炮也没什么不好的,它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它并不能完全满足情感需求,而且有生病和怀孕的风险,比如说我就为了他流过一次产。

Star,女,已订婚,28 岁的医生

有过 12 个约炮对象

我终究还是告诉了未婚夫,几周前他吻了个女孩

他是个牙医,离婚了,有一个儿子。我们两家的关系非常亲密,他是一个有魅力的老男人。那天晚饭后,我们都醉了,我本来犹豫,因为想起了我的未婚夫。但又喝了几杯后,我还是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之后我突然清醒了,我哭着回了自己的房间,给未婚夫打电话,但他并没有接。我再也不想见到那个人了,跟他的关系根本不值得我给自己带来那么大的麻烦。

我终究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未婚夫,并将它归咎于我喝醉了,而且未婚夫在几周前也曾吻过另一个女孩儿。他怒极了,冲我吼叫。几天后他冷静下来,我们聊了一会儿,他说他不想和我分手,但需要一些时间想想。

Always Ready,男,已婚,48 岁的软件工程师

有过 24 个约炮对象

她有备而来,穿得很漂亮

我是在网上认识这个女人的。她 43 岁,照片很可爱,但真人却很性感火辣。周五下午,我给妻子发短信说我要出城,然后就去宾馆见她了。我们先在楼下喝了一会儿饮料,然后回到房间。她有备而来,穿得很漂亮。我们在一起待到半夜,她接了一个电话,说要去见人,但不是她丈夫。我恋恋不舍地跟着她,最终吻别。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后来我不得不自己一个人在酒店待了一个晚上,那感觉太孤独了。我很后悔骗了我妻子,心里觉得不太好受,有负罪感。但我同时也觉得自己每个月需要一个这样的出口来释放自己。

Pamgri,女,单身,30 岁,职业不定

有过 1 个约炮对象

有些伤痕需要慢慢愈合,但约炮并不是灵药

他是一个年轻的单身爸爸,我 30 岁生日那天和他发生了关系。六个月后他再次来找我。他这种有点儿嬉皮士风格的人,让人没有压力。我们像约会一样,一起看美术展,吃寿司,到他家听他弹吉他,玩儿 3D 打印机。第二天起床后,我们一边吃冰激凌一边看动画。

我给他做了早饭然后离开,让他有时间陪陪自己的孩子。我们的性格不太和,所以估计只能做炮友,对我来说他更像一个哥哥。我也觉得刚离婚不久的他心里还是有些伤痕需要慢慢愈合——约炮并不是灵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Craving for Semen,男,已婚,42 岁的家教

有过 5 个约炮对象

我找回了自信,却又陷入了愧疚

M 是一个 23 岁的亚洲女人,我们是在一个很寻常的朋友聚会上认识的。那天晚些时候,她说她错过了地铁,只能走回家。于是我推着自行车送她。路上,她牵住了我的手,那一刹那我心跳加速,一阵眩晕。短暂的沉默后,她问我能不能先把自行车停在路边。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我想吻你。”

我们往她家走去,那晚我们都过得很愉快,从没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很愧疚,因为欺骗了妻子,但我真的无法拒绝一个如此需要我的年轻的女人,她让已经 42 岁的我找回了自信。但我也很愧疚和 M 发生关系,因为知道自己不能和她在一起。

Clair,女,单身,29 岁的教授

有过 14 个约炮对象

需要被需要的感觉

他是我老乡,大概 22 岁。我们在酒吧相遇,然后一起离开,附近没有什么好地方,于是我们居然去了一个墓地旁边的小路,有点小恐怖,但更刺激了(还好我们没被抓)。我对他没什么感情,幽会纯粹是因为希望自己的身体被关注,并且得到满足,所以我要找的不是男朋友,是一个能帮助我的男人。我喜欢约炮带给我那种被需要的感觉——即使只是性的需要。我也觉得约炮这种行为也和普通恋人和夫妻之间的性行为一样,应该受到同等的关注。

Joss,女,单身,23 岁的毕业生

有过 9 个约炮对象

我们不需要承诺,只需要对等的快乐和满足

几个月前,我找到了新的工作,开始在每天下班后去健身房运动。他是我的教练,32 岁左右,身材很好,他教我使用器械,教我跳舞。几周后,他问我,他可不可以来我家,帮我制定饮食计划并做体测。这是一个拙劣的借口,但我还是答应了。

现在,我们仍然保持着炮友关系。但我知道,只有性,没有感情。我觉得约炮的好处在于我们都不需要承诺什么,我们只是为了寻找快乐而平等地满足对方。而且他说我的身材很美,在此之前,我一直对自己的身材缺乏自信。

Hannah,女,已婚,39 岁的市场总监

有过 45 个约炮对象

明白没有未来,所以享受当下

他是一个英俊且聪明的男人。我们一起参加一个会议,在中场休息时简单地聊天,交换了名字和联系方式。他很专业,也很健谈。我们俩之间有了某种“化学反应”。虽然我们都已经结婚了,但交流起来还是很愉快,就像一支缓慢的舞蹈。会议结束后,我们一起去吃晚饭,我穿了小黑裙,回酒店的路上,他吻了我,我也回应了他……然后我们一起去了他的房间。

第二天我们依旧在一起。但我们也会按时打电话给自己的丈夫/妻子。他说我不是他的第一段婚外情,我也没有奇怪。我知道我和他没有未来,所以,享受那一刻就好了。

Phillip,男,单身,28 岁的企业经理

有过 20 个约炮对象

我们结束了关系,因为不想毁了她

我认识她十年多了。她是我哥们的女人。那天我们在我家附近的酒吧喝酒、赌球,结果她输光了所有钱。她说,如果我赢了下一场比赛,她会帮我按摩。如果她赢了,她就拿回所有的钱。结果她输了,所以我们去了我的房子。按摩,按摩,然后发生了关系。但她要和我的哥们儿结婚了。后来我们陆续又约过几次。直到她结婚前一个月,我们结束了这段关系。因为我不想毁了她。

Elise,女,处在一段不是很认真的交往中,22 岁的创业者

有过 11 个约炮对象

让人开心的还有早餐的培根

David 他 25 岁,挺高,身材很好。我们从高中开始就是朋友,尽管那时候大家的关系都比较复杂。我不算是很喜欢他,但他完美的身材让我梦寐以求。一次狂欢过后,我决定呆在他家里过夜。第二天早上,他给我做了早餐,超级贴心~这样的相处方式我很喜欢,我没有打算经营一段正式的恋情,但是作为 David 的朋友,我是真的喜欢他并且关心他的。这样的关系不仅让我重新获得了以前的好友,还获得了一些美妙的体验。哦对,还有早餐的培根。

对于约炮这件事,我的态度一直很开放。但有时候会因此被朋友鄙视,这让我非常不爽。千万不要因为他人的性需求或是性方面的行为去评判这个人。

  • 我的微信
  • 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跪求:如觉有用,记得点赞和分享,老板说一个赞给小编加五毛钱奖金~小编祝贵人财源滚滚~
福利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