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画家直播割下jj,现场遭哄抢

http://www.fulinan.com/

敬告!这是一条重口的!有味道的!颠覆你三观的日本真实事件!如果你是男宝宝的话,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当你读完文章后,可能身体某处会隐隐作痛!!!

昨天13号晚上,我参加了在阿佐谷楼举行的,吃人体男姓器的活动“Ham Cybele(火腿女神)——世纪饮食会”。就跟前几天的发表的博文中说的一样,我,松泽,去吃了,人类的JJ。这下,我终于和汉尼拔·莱克特博士(一个高智商罪犯,杀人魔,有兴趣的可以搜索Hannibal Rising)一个这样的人一样,成为了同类相食族群的一员了哟。

总之想说的话有很多,我们就还是快速切入正题吧。

啊,还是想事先说一下,文章里放的照片,容易显示出重要部分的地方都尽量避开了。我选的“比较远,只能看到一点”“在逆光处,只能看见模糊的侧影”一类的,不太色情的刚刚达到尺度的照片,请大家事先了解一下(专门用的敬语)

但是呢,清楚的照片还是有很多的。如果还没意识到,就打开了这个博客,不小心看见的话,这辈子脑子里都会留有印记的哟。之前我好像就被管理员桑删除了博文。如果再这样的话,以后再有珍贵的活动,我也会雪藏起来的哟。

那么那么,那就详细的给大家介绍吧。

大满员。很意外的聚集了很多20-30岁的长相清新的年轻人。

18点半到达阿佐谷楼的会场后,会场里居然大满员。有15桌,每桌只能坐5个人左右,全部到齐的话应该有70人的样子吧。桌子上烛光摇曳,有人现场弹奏钢琴,庄严的音乐声扬起,简直像做梦一样的心情。而且那个弹钢琴的人是个盲人。那是让人不敢相信的不看键盘,手指间穿梭的美丽的厉害演奏。本来我觉得光就这位弹钢琴的人就已经能办一个活动了,但是大家被这个地方影响脑子里都是鸡鸡的东西,所以好像都没有关注音乐。

客人里20-30岁之间的占大多数。本来我还以为是那种地下的,像鸦片馆的空气一样的地方,但其实完全不一样,聚集的都是小清新的男女,“哈哈哈哈”是个充满爱的的氛围。真意外。

2万日元的特别VIP席能够俯瞰会场

普通的猎奇票是4000日元,有吃JJ的权利的特别VIP席是2万日元,一共5位。我因为怎么都想吃JJ(怎么都想吃。。囧),所以买了VIP席

VIP席在舞台正中,一般的猎奇席在高一个台阶的地方看着。客人聚成一个圆来观看。坐在这里,能看见会场里躁动的人群。我想他们肯定在想“哇,这个就是要吃JJ的人也。是也是也,确实是个像是会喜欢JJ的人呢。啊啊好恐怖好恐怖”,顿时有了一种不能完全说是害羞的复杂心情。

吃JJ的人,加上我一共五个。活动开始之前的等待时间里,轻松的瞎聊了一下。首先会员构成是 :

发表了《实话Knuckles》等作品的漫画家(32岁,男)穿制服的男性白领和Office

Lady情侣(都是30岁)像中岛美嘉的,“诶,你丫也叫NANA啊”像这样说话的美女(22岁,女)然后,是没表情的大家熟悉的我 。

这几个人应该都从Twitter知道的活动通知。他们说都是看了被疯狂转发的姓器提供者HC桑的推,觉得“哇!这个真是(厉害)!”。吃JJ的动机也各种各样。漫画家是作为工作的一个环节来的。据说看到活动通知后,马上就给漫画编辑部提议“一定要买个JJ啊!”(尼玛什么漫画编辑部这么open……囧rz)制服情侣则纯粹是出于好奇心。觉得这种机会再也没有第二次了于是就飞奔过来了……(你用得着飞奔嘛……)像中岛美嘉的女的说的是“想知道吹的时候和吃的时候的感觉是怎样的不同”。唔……居然还有这种动机。真crazy。(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首先要签同意书。签了的话,再有的精神创伤都要自己承担。 穿女仆制服的助手拿来了同意书。如果不签的话就不给吃JJ。(说得好像都很想吃的样子,MMP)

内容有以下三点 :

我知道用的是什么食材,是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吃的万一有身体或精神上的创伤要自己负责活动中可以自由拍照,但因此产生的利益损害由自己承担

总之就是,有什么都是你丫自己的责任。因为这些都有所觉悟,所以就愉快的签字了。关于漫画Knuckles,实话Knuckles这样地下系的杂志取材,很多人问“在写文的时候,放出真相也没问题吗?”呀,还是问了啊,Knuckles。这样阴暗的活动,肯定是在Knuckles上刊登啊。因为是高三学生最喜欢看的书,所以我也当然知道。

舞台上,摆放着煎锅,食材等炊具。桌子下面,保存JJ的冷藏盒像个弃儿。

那么,终于开始吃了!

*换上厨师装的HC桑本人开始做菜他说平常都是一个人在家,画画,做菜,吃饭,睡觉的生活,所以料理还是很在行的。还说最拿手的料理是华夫饼。真可爱

不愧是思考了两年的料理方法,真真儿的

首先,细细雕刻有去味功效的迷迭香,并准备好加红酒的土豆

蘑菇切成小丁然后,作为肉的配料,把蘑菇切成小丁。这样的话,就能充分浸入肉汁这个地方所说的肉汁,肯定就是指JJ浸出来的汁了

这个是料理前的,生的东西这个是料理前的样子。JJ,DD,玉袋三件套(囧)被包在保鲜膜里。看了一眼,激素这些都还没变的样子。因为样子什么的很容易分辨,所以就跟前面所说的一样,都是选的比较难分辨的照片。请理解

参加者们争先恐后的拍摄案板上的姓器

姓器放进先前做的红酒汁里腌渍把姓器放进先前做的红酒汁里腌渍。他说有除味,在尿道里灌进汁液的两种效果。(那个,鬼鬼不好意思插播一句看了这张图我半年不想吃小鸡炖蘑菇了)

蘑菇和DD在一起煮。因为形状很像,就像《寻找Wally》(好像是个动画片)的样子蘑菇和DD稍稍烧一下以后,就像《寻找Wally》一样的样子。请一定在上面那张照片里把整个家族的DD找出来哟(才不要!)。之后,用同一个煎锅来炒DD袋。因为炒DD袋会出油,所以就用这个油来炒JJ。尽量不用其他动物油,只用食材的味道来料理。另外,炒JJ和DD袋的照片因为只有血腥画面,所以就不放了。大家自己想想就好

炒好的的JJ横切面做好的JJ,DD,DD袋,男性姓器三兄弟被切成等分大小。然后,入盘,浇汁完成。

然后,主菜就完成了!然后,主菜就终于完成了。还是那句话,因为有很多可怕的照片,所以只放了只有模糊影子的照片。从左到右是DD,DD袋,JJ。然后是配菜的蘑菇和盛有熔化的camenbert奶酪因为照片上不怎么区别得出,所以就解说一下

鸡鸡我拿到的是根的部分。看截面的话,有软骨组织,是白色,其他是像粉色的红色DD袋看着像厚厚的鸡皮,就近仔细看的话会看到粗粗的Y毛。

DD内部有黄色的浆糊状的东西。应该是精子工厂的输精管吧。里面的东西是像奶酪浓汤一样的黏黏的,还拉丝的。

日本美食家正津津有味地品尝美味的JB(鬼鬼个人感觉这货是生无可恋JPG)

JJ

我拿到的是根的部分。看截面的话,有软骨组织,是白色,其他是像粉色的红色

DD袋

看着像厚厚的鸡皮,就近仔细看的话会看到粗粗的阴*毛

等一下,鬼鬼问一下!看到这里你不会是饿了吧?好吧,不饿就好,那继续。

DD

内部有黄色的浆糊状的东西。应该是精子工厂的输精管吧。里面的东西是像奶酪浓汤一样的黏黏的,还拉丝的。

JJ

我拿到的是根的部分。看截面的话,有软骨组织,是白色,其他是像粉色的红色

终于,终于,要吃了!食人族!

在70个人和姓器提供本人的注目下,终于,要吃了。

首先,大口塞进了JJ,这个好硬!就像在嚼很厚的橡胶。因为还是会介意吃的是男人姓器这回事,所以入口的瞬间,太硬了所以飞了出去。好硬啊,好硬啊,比起说是吃东西还不如说是做运动(谁让你吃的= =)

味道嘛,也光是红酒的味道,没有其他特别的味道。

嚼也嚼不烂,一从嘴巴里出来后,虽然是切成了一口能吃完的size,但是叉子,都必须要稍微弯曲一点儿才能叉起来。蛋蛋袋也是,不像平常那样的软硬程度。

平时那样随风摇摆的,柔软的样子,谁能想到在这里却这么硬!不,谁都不能想到!

因为平时保护着有生殖功能的蛋蛋,即使平时看起来挺没出息的,但是该硬的时候还是要硬的啊。在所有部分中是最硬的!除了一小点,一小点,细细的切好吞下去以外就没其他好说的了……

这个也是基本上都没有味道。蛋蛋还稍微有点味道

外面皮的部分还是很硬很硬,内部的黄色黏黏的东西倒是挺柔软。像浆糊一样,颜色、口感都和奶酪浓汤差不多。只是那份黏着感,比起以前吃过的任何一种食材都坚强,入口以后怎么都不能融化。不管过了多久,拉丝都还在嘴巴里面,有种违和感……

味道嘛,有点生生的腥味,应该像味道清淡的蛋黄。不对,腥味跟野猪肉(这你也吃过?)相近,和野兽的臭味差不多。总之不好吃,还挺难吃的。 VIP席上的其他几人,也因为太硬了在苦战的样子。

主持人把麦克伸过来说“请说说吃后的感想吧”,大家都说“很意外,很硬”“硬就一个字”这样的对硬的评价。

也有说,“嚼DD袋的时候有汗味”“DD里有精子味道”这样感想的。对味道敏感的人应该能感觉到吧。

然后,在这儿说点玩笑话。

因为太硬了,没有全部吃完,就给会场上一个我认识的男的分了一点JJ。他问我“可以的话,能给我吃一片吗?”,然后我说“好!请请!”就颠儿颠儿的送过去。

然后,结局是,我和这个人和一起来猎奇的几个朋友一起走到车站去了。然后,在会场内还很淡定的他,一出去就落荒而逃了。问他“觉得怎么样?”,他说在吃JJ的时候还好,但是在吞的瞬间就觉得超级后悔,“不得了了,居然做了这种事情!踏上了常识意外的道路!”眼神都空洞起来了。

“被会场上的氛围影响,就变得不是自己了,不能回到原本的自己。做了这种亏心事什么的……”,脸上也露出了苦闷的表情,然后车站就到了。和他就分别了。

“吃鸡鸡”这种行为,对人的影响真是不止如此啊,我如此深深的感慨。

不过……就当玩笑了。

总结总听都市传说里说人肉很美味,真是扯淡。总之,JJ就是很硬,非常硬,我靠怎么能这么硬。吃JJ这种行为,比起说是吃东西更不如说是做运动。这是我得出的结论。真的很硬哟。(骚年,鬼鬼佩服你的勇气,切唧唧为艺术献身,你这尝唧唧也是艺术鉴赏师啊)

关于该日本画家为什么要切JJ,以下是采访

—————-采访摘要—————–

之前为什么要切JJ啊?

我是个画画的,画画这种行为是不需要姓的

我不要当一个男的或一个女的,想更纯洁一点。

所以,在鸟根县的一个医院里,在生日这天把它切掉了。

不要姓的话,也不需要切JJ啊?

我作为一个画画的还不成熟,在想象力里还不能很完美的把姓的影响去除掉。所以,只能真真儿的把它切掉了

而且,把JJ切掉,对外也比较好理解我是无性的。

无姓?也就是说不是想成为女性?

不是,是无姓。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

切之前,没想过要用JJ这码事吗?

想过的。所以我用了。

手术前一个月我在freesex网站上不问男人女人都试过了freesex。

如果用了以后有留恋的话那就考虑不要切,结果没有留恋。

而且,因为关于姓的部分都不想要,所以在切JJ之前,把RT也溶掉了。在自己家里。

诶?????把RT溶掉了?????

是的,在RT上图上氢氧化钠,像烧一样把它溶掉了

当初只是想溶掉RT和乳晕,结果比想象的浸透得多,把皮下脂肪也溶掉了,疼得快失去知觉了。

(这时候场内“诶???”“真的啊”骚动起来了

真是,溶RT什么的光想想都疼得心脏缩起来了。太痛了吧。)

等等,然后呢,没事吧?

整整一天身体都挺着唉唉叫。

我保存了最开始溶掉的部分,本来想用在作品里的,因为出血坏死所以不能用了。结果,变成了像蓝莓酱那样烂烂的东西(妈呀……)

只是,我即使是这个样子,室友也是笑而不语,继续上他的网。那家伙什么也不用做就能看到这么多经验,真幸运啊(果然物以类聚)

进行这么危险的身体改造,最终想成为什么样子呢?

最终想永久脱毛,全身都是雪白的纹身这样。全身就像画布一样。RT溶掉,鸡鸡切掉以后,就不会凹凸不平而是很光滑的,自己的肉身就像一幅画一样。

并且,因为没有生*Z器,就没有生物所共有的特征,所以自己就更像一幅画了。

之后,如果手术的伤疤能去除的话,我想下半身穿上全透的衣服,或者全裸去街上散步。因为没有姓器所以法律上应该是没问题的。

到现在位置都挺顺利的。镶嵌进去的人工皮肤也挺不错。抑制生成肥厚姓瘢痕很重要,受伤后六个月内都要穿压迫胸部的紧身衣吧。

一周过去了。虽然大部分能看到了,但是为了防止二次感染,在人工皮肤外面用了消炎药纱布包扎着。

发表评论